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平衡針灸走進家庭》一一我愛我家

[日期:2019-07-21] 來源:本站  作者:張建 [字體: ]

?來源:平衡針灸

作者:王露曉

時間:2019年7月21日

一、我的女兒愛上了平衡針

  2019年7月17日周二下午2:57分,我接到女兒所在幼兒園中一班王老師的電話,得知女兒果果當天午飯時吐了一次,隨即被帶到醫務室測量體溫,當時并未發燒。午睡后再次去醫務室測量體溫,體溫上升到37.2℃,因為女兒有高溫驚厥史,且她每次驚厥發作時的溫度并不高,不止一個兒科醫生向我解釋兒童本來神經發育就不完全,她又是敏感體質,為了保證她的安全,醫生們囑咐我,超過37.5℃就可以服用退燒藥進行退燒。幼兒園老師也了解她的特殊情況,所以格外關注她的體溫。毫無疑問,老師們非常負責任,第一時間告知我,這個電話是催我接娃的。

 

  我放下電話,趕緊往幼兒園趕,3:00前把孩子接回到家中。我觀察她的精神狀態確實不像以往那樣歡蹦亂跳,小家伙一臉委屈的抱住我,告訴我肚肚不舒服,我看著她蔫頭耷腦的樣子,和她以往驚厥前一樣一樣的癥狀啊:腸胃不舒服,伴隨低燒,精神萎靡。細思則恐,沒有經歷過孩子驚厥的家長是很難體會到發作時的兇險恐怖的,我沒有時間徘徊不定,條件反射拿出電子溫度探測槍,下午3:05,當時耳溫、額溫分別是37.5℃、37.4℃、37.5℃。我瞬間感覺心臟跳到了嗓子眼。

 

 

刻不容緩,擺在我眼前有三種選擇:

 

  第一種選擇,準備醫保卡,帶娃去兒童醫院,排隊掛號見醫生、化驗之后取藥回家,繼續擔驚受怕,連續熬夜照料她。但最近諾如病毒死灰復燃,不能保證沒有交叉感染的危險,而且現在正是暑伏,去醫院奔波勞碌,對于生病的孩子又是一種額外的折騰,而驚厥隨時可能發生,如果真的發生在路上,那就糟糕了。

 

  第二種選擇:在家中服藥觀察,口服美林(布洛芬懸濁液)或泰諾林(對乙酰氨基酚混懸濁液),四小時一次,交替使用,如果體溫繼續上升,還是要去醫院看急診,看化驗結果的情況,讓醫生決定服藥、霧化或輸液,嚴重時還得留觀或住院。

 

  第三種選擇:用平衡針馬上進行干預治療。這是我在接娃路上就暗自決定的首選!但是,家人會不會同意呢?尤其是女兒的爺爺奶奶,隔輩人尤其緊張啊,他們怎么能放心寶貝孫女生病不去醫院、不服藥呢?老公還在上班,要不要告訴他呢?……突然,眼前的一幕把我從思緒中拽了出來!孩子突然蜷縮在沙放上,緊皺眉頭,肚子疼的哭了起來,我迅速拿出平衡針,單臂把娃抱在懷里,溫和的告訴女兒:“肚肚疼不怕,扎一下就不疼了。”女兒淚眼婆娑的看著我,點頭呢喃:“媽媽,我要寶寶針。”(“寶寶針”是我家對“飛針”的愛稱)然后又閉著眼捂著肚子哭。我不住的點頭稱好,隨即按住女兒的小下巴,另一只手果斷的在她的胃病點進行了飛針。

 

  我娃的哭聲突然停止了,小姑娘好像還沒反應過來,抬眼問我:“媽媽,扎完了嗎?”我微笑的說:“扎完了呀,很快吧?!”她臉上浮現出了淡淡的笑容,我趁熱打鐵,在她的兩側痔瘡點(焦慮點)進行了“寶寶針”。她好奇的在手臂上找針孔,揉揉眼睛直起了身體,要水喝。我知道,她已經不疼了。我舒了一口氣,起身把針放到費針筒里,準備給她倒些溫水。喝完水,娃自己去蹲小馬桶了,我看著她出恭,推測著這次肚子疼的原因,八成還是積食著涼導致的腸道感冒。我娃胃口一向很好,我總擔心她吃太多消化不了,昨晚回家后,她趁我不注意,喝掉了從冰箱拿出的冷酸奶,還自言自語的說:“我今天喝的太快了!像豬八戒偷吃人參果兒,都沒嘗出味道。”(昨晚睡覺時肚子也有輕微疼痛,當時已經關燈了,我用彈撥手法迅速解除了她的疼痛,她安心睡覺了,但畢竟沒有扎針,腸胃問題仍在發酵。)

 

  扎針后女兒除了肚子不疼外,還持續打嗝和排氣大概兩三分鐘。半小時后,下午3:36,額溫和兩側耳溫分別下降到36.6℃、36.4℃、36.6℃,平衡針退燒效果立竿見影。

 

  又過了半個小時,下午4:10,女兒突然叫我:”媽媽,肚子好疼”。我一邊安慰她,一邊用彈腦門的手法彈她的胃痛點,彈幾下問問她還疼不疼,她說:“好多了,還有一點點疼。”我又在她的痔瘡點(焦慮點)進行彈撥,再問她疼不疼,她說:“一點兒都不疼了”。就這樣,在接下來的半小時內,每隔十分鐘,她就疼一次,只要一彈撥,她馬上不疼,前一秒淚花飛濺,下一秒眉開眼笑,跟裝的一樣。

 

  下午五點,女兒又去蹲馬桶了,這一次是拉稀,我按照師父王教授當天的教法,給她飛針提免點,之后一晚上都沒有再拉稀。

 

  下午六點,女兒想和小朋友一起玩耍,我測量了她的額溫和耳溫分別是36.3℃、36.2℃、36.3℃,體溫已經正常了,于是帶她下樓玩了近一個小時。

 

  然后,晚飯時間,女兒說不想吃東西,只喝了湯。

 

  晚上八點,小姑娘主動要求扎針,我如常的飛針第二明目穴提高她的視力。兩個月的堅持,使她扎針治療的右眼(原0.9)比正常的左眼(原1.0)更清晰了,為了平衡左右眼的視力,我和女兒商量好,兩側的第二明目穴一起扎。扎針后,女兒不一會兒就睡著了。我懷著忐忑的心情給老公發了微信,簡單的匯報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讓他安心,也想看看他的反應。沒想到還得到了他的肯定,并且稱贊了我的針技,同時他囑咐我繼續觀察。我心下暗喜,平衡針進入我家,又邁進了一大步。

 

2019年7月18日 周三

  今天上午是女兒班級的家長會時間,小朋友們準備了豐富多彩的節目,要向家長們展示。我家的小果果,今天能不能正常參加呢?畢竟昨天發燒了,還上吐下瀉了呀!老公和我帶著疑問,早起等待看她的狀態。

 

  7:20鬧鐘響起,我還在客廳準備,果果在床上蠕動,然后開始和爸爸聊天,我走到床邊,還沒開口問她感覺如何,她自己先說話啦:“媽媽,今天家長會,我要給你表演節目,抱抱……我要早點去幼兒園。”我拿出電子測溫槍,一看溫度分別是36.2℃、36.3℃、36.2℃,太正常了!遞給老公看,并征求他的意見,他同意女兒去幼兒園,但是建議吃一粒黃連素以防萬一。我和他商量,幼兒園就在我家樓下,我一上午都在幼兒園觀察她,如果萬一腹瀉發燒不舒服,也都來得及。更重要的事,我還隨身帶著針呢。

 

  早上8:00,我給女兒扎了“寶寶針”,胃病點、痔瘡點(焦慮點)、提免點。女兒去幼兒園吃早飯,胃口回來了,早飯吃的很好。

 

  上午9:00,家長會開始,班主任總結匯報后,是小朋友的演出環節。女兒果果先后和小朋友們一起表演了舞蹈《學貓叫》,然后是炫酷的輪滑秀,作為一個比同班同學,晚來了兩年的插班生,她站在第一排最中間,格外醒目。我在女兒臉上尋找著蛛絲馬跡,想看看她的身體是否能夠堅持到表演結束,卻只看到了她的輕松淡定,歡快自信。

 

  10:30 是茶話會時間,小朋友和家長們坐在一起看其他小朋友輪番表演才藝。我輕拍娃的肚子,問她怎么樣,她只顧著和小朋友們聊天,都顧不上好好和我說話,還調皮的沖我嘻嘻笑,然后把小朋友給她的小零食分享給我吃。我又摸摸她的額頭,有汗且體感溫度不高,再問她要不要去洗手間,她搖著頭認真看節目,也上去表演了尤克里里和淘口令兩個小節目。她坐再我前面,開心雀躍的給小朋友鼓掌加油,也沒有忘記往嘴里塞零食,哪里看得出昨天是經歷了發燒肚疼、上吐下瀉啊!

 

  11:00 幼兒園午餐時間,我考慮女兒剛才沒少吃零食,目前雖然退燒了,但腸胃還很虛弱,需要一些時間去調整修復,就沒把她留在幼兒園吃午飯。我知道,留下她吃午飯,她會乖乖把飯吃完,因為幼兒園老師為了養成孩子們不浪費食物的好習慣,是不允許剩飯的。女兒萬一因此再有反復,還得受罪,也給老師們增添了麻煩。

 

  12:00 女兒說剛才茶話會已經吃飽了,所以只喝了幾口湯。

 

  13:00 女兒排尿時輕微有點拉稀,我給她飛針鞏固提免穴后,小姑娘爬上床睡午覺,我中間沒叫她,這一覺睡到了18:00自然醒,女兒醒來后精神大好,說自己哪都不難受了,完全好了,要求出去和小朋友玩。我給她帶上水壺,在樓下玩到了19:30。

 

  回家后,孩子一夜安穩,第二天醒來主動要求去幼兒園做早操。這次原本至少會持續用藥一周時間的腸胃感冒,通過平衡針的早期干預,被扼殺在了搖籃中,更沒有發展到噩夢般的驚厥發作。

 

二、寶寶的健康來源媽媽的健康

 

  我作為新時代的寶媽一員,肩負著承上啟下的職責,尤其是對下一代的養育教育任重而道遠,這是我和我們這一批同時期媽媽們的共同使命。慶幸此生,得遇到這么殊勝的東方生命科學一一平衡針灸腦技術。

 

  引用師父平衡針創始人,王文遠教授的訓教:“充分利用生物電激發傳導功能,和基因程序的自我調控系統,強迫大腦應激性升級,啟動現代腦的心理疾病和原始腦的生理疾病的修復程序,保障DNA基因程序的正常運轉,達到DNA基因程序損傷的自我修復,和推遲DNA的自我衰老過程。 ”

 

  有人說,人這一生有一個半童年,一個是自己的,半個是子女的。在經歷過自己的完整童年之后,當成熟的我們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了陪伴一個孩子成長的機會的時候,我們會經歷另一次童年回放。在子女的身上,我們會看到自己的童年映射,童年時期我們的所見所想、所經歷的心路歷程,在有了孩子之后都會以另一個視角再去體驗一番,這一次我們即是旁觀者,又是經歷者,我正在經歷這半個童年,百感交集。

 

  我在師父的影響下,逐漸卸掉了一個個思想包袱。我不用再像以往一樣,迷戀于苦讀育兒書、狂追育兒大咖的育兒貼、百度搜索各種兒科病相關詞條了;也不用自學小兒推拿給孩子保健降溫了;再也不會因為長時間的按摩推拿搞成腱鞘炎;更不用膽戰心驚的不敢入睡,每隔15分鐘就摸一次娃的呼吸和測量溫度了……如果早幾年拜師,我可能也不會因為單純的想要給予孩子更多的抵杭力,在熬夜的前提下持續母乳到三歲,不尊重自己的生命,造成了對自己身體的巨大損耗。

 

三、我的使命就是家庭的保健師

 

  師父王文遠教授給我說:“你好了,孩子就好了。”是啊,有了平衡針保駕護航,我感到豐沛的情感海洋里有了一根“定海神針”,尤其是經歷了這次僅靠平衡針治療就成功降溫、止痛、止吐、止瀉的實例,我感到孩子無時無刻都是安全的。

 

  我的爸爸媽媽是安全的(這里省略一萬字,另起篇章詳述)。

 

  我的公公婆婆是安全(另作后續報道),當然師父說過排在親人第一位的是伴侶,我的丈夫(也留做后續報道)。

 

  因為我至親至近的一切人都是安全的,我可以安心閉眼睡覺了,我不再吃對我無效的安眠藥和助眠保健品,不再繼續持續每天只睡三小時的自殺式作息去透支消耗自己的生命。更不會再因為哮喘發作,在急救車或急診室里做瀕死的掙扎……

 

  師承課上,師父告訴疑難雜癥的病患要跳出生活中的各種誤區、走出各種盲區、換個角度看問題,打開心結、放開心量去理解、包容、關愛和奉獻。同樣,師父也是在教育我們弟子如何為人妻、為人母;如何為人父、為人夫;如何心甘情愿付出“無私的愛”。師父帶領我們每一個平衡針弟子站在生命科學的最高峰去看待疾病和人生,理解男女在基因和思維上的差異,提升文化素養,建立人生信仰,回歸生活去搭建一個個和諧的小家庭。

 

  在缺乏信仰的今天,即便不讀圣賢書,不鉆研儒釋道,只要親近了“平衡針”,也就等于接近了有信仰的生活。而平衡針文化也從不曲高和寡,它是那么親切樸實接地氣,“落地生根”于每一個小家庭,而家庭就是社會的最小單位——細胞,和諧家庭就是和諧社會的基礎,家庭文明狀況是社會文明的縮影,更可以影響和改造社會風氣,營造社會新風尚。這就是“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根本。

 

  師父不僅傳授我們精湛的平衡針針技,更把平衡針的“平衡”思維滲透在每一次案例的分析講解中,教給我們運用平衡的理論,從腦技術、腦文化、腦信仰去平衡需要平衡的有緣人。

更多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平衡針灸張建 | 閱讀: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
手机棋牌注册送10元
老时时走势图老时时 安徽时时网 国标麻将选手 内蒙时时彩历史走势图 2019码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开心三张官方版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时时停止销售 山西快樂十分 云南快乐十分历史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彩最快开奖 微信斗牛透视免费安装 pk10北京开奖直播视频 北京时时彩计划群 内蒙时时彩一定牛